当前位置 : > 景区概况 > 景区文学 >
2017-03-18

【佛教禅宗】黄檗禅师度母

      黄檗禅师,福建人,在江西出家,受法于百丈怀海禅师,但也在安徽交界处法眼寺处得到印证。黄檗禅师不是一个不孝顺的人,所谓孝顺有三:(一)为小孝,甘脂奉养;(二)为中孝,光宗耀祖;(三)为大孝,度其灵识超升。禅师度母乃大孝中之大孝也 。 

黄檗禅师出家后,认为“必须放弃恩情,达到无为时,方才是真实的报恩”,因此过了三十年禅者的生活,却从来不曾回过俗家,探望亲人,但他内心深处,非常记挂年迈的母亲。五十岁时,有一次在参访的旅途中,不自觉地就往故乡的方向走去。  
  母亲也思念出家的儿子,可是毫无音讯,每天从早到晚哀伤地哭泣着,把眼睛都哭得失明。为了想念儿子,母亲就在路旁设个司茶亭,不但亲自招待过往的云水僧,并且亲自迎到家中,为他们洗脚,以示礼敬;另外还有一个原因,那就是因为黄檗禅师左脚上有颗大痣,她眼睛虽瞎了,但希望凭万分之一的洗脚机遇,或可认出谁是他的爱子。  
  这一天,黄檗禅师也接受了母亲的招待,他一边让母亲洗脚,一边向母亲述说佛陀出家的故事,希望母亲能因此得到信仰、安心。黄檗娓娓地叙谈着。三十年的光阴,自己的声音变了,母亲不再听得出来;母亲的容颜变了,额上布满了沟沟壑壑。望着近在咫尺满头白发的母亲,黄檗几乎不忍再看。老妇人低头替黄檗洗脚,耳里听黄檗讲道,手上毫不怠慢,一下一下沾水摸索,细心地把黄檗的脚洗得干干净净。 
     当她洗好了右脚的时候,让他把左脚换过来。黄檗则悄悄地把左脚藏起来,说: 
    “阿弥陀佛!贫僧左脚带伤,碰不得水,施主好意,贫僧心领了。” 
     老妇人眼睛转了一转,没说什么,摸索着端起水盆,正要起身去倒,又停住,像是想起了什么,望空怔视了一会儿,摇摇头,蹒跚着出去了。 
     黄檗望着一跛一拐走进来的老妇人,心一紧,依旧放平了声音说: “善女人!一子出家,九族升天。人子出家,不是舍弃父母,而是对父母真正的孝爱,因为要与父母永生相守……”

黄檗禅师接连二次返家,虽然觉得难舍难离,但还是忍痛起程云游行脚,继续参访。邻居们忍不住将这个事实,告诉他的母亲说,那个向你讲释迦出家故事的人,就是你经常盼望的儿子。母亲听后几近疯狂似地说:“难怪声音好像我儿”。说后就追上去,一直追到大河边,不巧,这时黄檗禅师已经上船,而且船也开动了,母亲情急地跳到河里,非常不幸地淹死了。  
  黄檗禅师站在对岸看到母亲失足、落水溺死的情形,不禁悲从中来,恸哭着说道:“一子出家,九族升天;若不升天,诸佛妄言。”  
  黄檗禅师说后,即刻乘船返回,火葬母亲,说一偈曰:  
  “我母多年迷自心,  
   如今华开菩提林,  
   当来三会若相值,  
   归命大悲观世音。”  
  就在黄檗禅师说偈的时候,乡人都看见他的母亲在火焰中升空而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