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 景区概况 > 景区文学 >
2017-03-18

大雾险山迷路记

韭菜岩啊韭菜岩,

提起它来泪满腮……

摔死多少人和牛,

多少英雄来跳岩(ái)。

宁死不屈传浩气,

血溅悬岩(ái)杜鹃开

杜鹃殷红英雄血……

杜鹃啼血招魂来!

 

    韭菜岩是黄柏山国家森林管理处最有名的景点之一,一是因为它风光旖旎独特;二是因为它特别险峻,能满足探险者的欲望。

    我为写一篇关于韭菜岩的文章,也为长竹园艺术团编创新节目找素材,故农历正月十八日,决定专程去采风。中国石油大学博士生导师导肖家治同志在家休假,闻之,也欣然前往,一中周其雪老师也要去!也好,“三人行,必有我师”,我们也好借此机会彼此交流交流。人多既安全,又热闹。

我提出从近路走,即从磨盘山上,而肖博导创新惯了,他不喜欢走走过的路,坚持从达权店十二道河进,到香子岗,然后过清水河,再爬高山,去找韭菜岩,过一把探险的瘾。

韭菜岩是河南、安徽的界山,山的西面在黄柏山国家级森林公园,双尖林点就在附近。我是本地有名的“活地图”,我在老远处眺望过他的雄姿,但还没去过!正如前面诗中写的那样,几千年来,由于战争、饥饿、反“右”、“文革”,韭菜岩惨死了不少人:有抗日将士宁死不屈,不当俘虏跳崖牺牲的,也有被迫“劳动改造”累饿眩晕摔死在岩下的知识精英-------------“右派”分子和文革时期的所谓“反动学术权威”……

    早8:10,我们三人坐昌河车顺公路下到十二道河河口,我有野外生存经验,买了一双带齿的登山鞋,后又打算买吃的,被教授制止了!谁知这一举动,差点让周老师坏了大事!他不吃早饭,下午饿得脸苍白,若不是黄柏山国家级森林公园组织林区几十个人搜山,周老师非出意外不可!,这是后话,暂且按下不表。

进入十二道河后,我们三人无比亢奋,看不够的青山绿水,听不厌的乡音俚语,感受不尽的和深山沟乡亲们的淳厚和热情……

“十二道的甲长——管得宽。”这句貌似贬义的旧社会流传的歇后语却把十二道河的风光和独特之处描绘得十分简练而淋漓尽致!

顺沟而上,过了一道清亮的河,又被一座山挡住去路,真是“山重水复疑无路,柳暗花明又一村!”哪知道挡住去路的山边又有一条清亮的河,顺石步过去后又遇山,山边又有河……过河又是山,过山又是河……如此这般,搞了二十几次!哦,我原来更直观地理解了古文中的“三”、“九”、“十二”并非确指,而是虚指!我是教语文的,我对二人一讲,二人赞同我的观点。“纸上得来终觉浅,绝知此事要躬行。”实践出真知,看来,我作为一个三级土作家,经常深入生活,走基层是对的!

现在好多文章人们都不喜欢看,人们讨厌“客里空” !闭门造车、胡编乱造的假、大、空文章经常遭人唾弃!

“读万卷书”,还要行“万里路”,大学者顾炎武的话对当今文学创作仍然有指导意义!

过完二十几道河以后,两边的山越来越高,景色越来越美!苍松,翠柏,奇石,清泉,翠竹,美女……令人目不暇接,肖教授的手机照个不停,谁知“乐极生悲”,耗电太多,后来差点要了我们的命!

    我虽是本地“活地图”,但是,香子岗水库以上的山路我也没走过,我是凭着长期爬山练就的超乎常人的空间感来找路!以前在丽日当空的日子里,屡屡奏效,把我甩进任何一个陌生的、方圆十几里没人的深沟,我把四周一看,都能走出来!

可今天雾太大,一丈之外,见不着任何景物,我的“空间感”失灵了!如果是晴天,我可找到“参考系”----------周围我熟悉的九峰尖、八仙台、磨盘山、四十八节、双尖等,可今天的雾虽然诗意盎然,但对于我们的专寻韭菜岩来说,却成了“拦路虎”!

“仁者爱山,智者乐水。”仁、智兼有的肖教授拿出科研攻关的精神,坚持要攻上高山!不到韭菜岩,誓不罢休!

上就上呗,我爬惯了山,可周老师锻炼少,早饭没吃,脸显苍白色,于是,人高马大的肖教授把沉沉的旅行包抢过来,大声让我在前面“探路”!

    韭菜岩在上方,我看过一个资料,飞行员教程规定:万一飞行员跳伞进入原始森林,有许多自我求生的办法。想找到人家,先找沟、再找水,顺水下,便可找到人家;若山顶有人家,则逆水而上,也可化险为夷!

为此,我总让二人跟着我顺着清清泉水走、高高瀑布上!10:00左右,大家还十分高兴,拍拍清清的泉水,照照白亮亮的瀑布……

可瀑布完了,一丈之外不见任何东西!大家傻眼了,真是乐极生悲!周老师呻吟起来,肖教授埋怨我!我被迫拿出最后一招:带领两人拼命垂直往山顶爬!——我心想:上了山顶,就好了!

“差之毫厘,谬之千里。”由于雾太大,我选偏了一座山,结果用了近三个小时,从刺窝里蜗牛般爬行,从悬岩边艰难地攀登!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才爬到一座山顶——后来,才知是赫赫有名、极具仙风道骨、充满传奇色彩的“八仙台”!路上见一悬岩,高几十丈,非常险峻,后来林点的人告诉我,那正是韭菜岩,真是歪打正着,因祸得福:如果路走对,到双尖林点,不一定能见着韭菜岩,更看不着“八仙台”。

    到了一座高山上,东方是防火路,我们往下走五华里,前面是万丈悬崖,又被迫退回来!

雾越来越浓,我们找到一个废弃的林点,肖教授打电话给黄柏山国家级森林公园管理处党委书记余英禄,说我们迷路了!黄柏山林区如大海,我们像一根针,我们又说不出明显的标志物和特色的东西!余英禄书记十分着急,赶紧宣布停会,布置九峰尖林区、黄花岭林区、双尖林区十几名工人搜山!由于大意,我、周老师的手机电事前没充满,手机停电了!

黄柏山林区废弃点好多个,防火路到处有,不好锁定目标——我们三人!经验丰富的余书记以人为本,命令林场司机、工人组成手机“互联网”,现在关键点只有一个:“废弃小林点”!

开始,林场十几名职工在余书记和徐科长统一调度下,拉网式排查林点……后来,我心生一计:找树碑老坟,若找到老坟,就知道身在何处了!

    下午2:00,在我们生命力几乎枯竭的状态下,找到一处老坟,逝者是李应啟,树碑者是活人李祖忠,我认死理,说这是磨盘山李塆附近李华堂这一家族的老坟。后人与人之间的手机“互联网”告诉我:李祖忠这个人有两个,金寨老龙沟有一个,磨盘山也有一个!而我们位置还是无法锁定,经验丰富的余书记又问肖教授:“是谁的坟墓?”肖教授说错了:“是李祖忠!”事实上,死者不是李祖忠,而是李应啟,李祖忠是李应啟的十八代孙!

真是“无巧不成书”,也理该我们多受罪!李祖忠人没死,却修了坟墓!离金寨老龙沟李祖忠最近的工人按余书记指示,步行十余里山路,找到了大活人李祖忠,李祖忠是老厂长,老干部,也热心快肠。原来,他选中了一块好地,先立个坟,占个好场地,李祖忠以为我们在他的坟旁!结果他和小柳一去看,只见空坟、无字碑,没有我们三人!

小柳把这情况上报给余书记,余书记明白了,又打电话给我们:“李祖忠是活人,他也有坟,你看看碑石上刻的死者是谁?”

一语惊醒梦中人!肖教授告诉余书记:“是李应啟!”

“好了,我知道了!你们三人已误走了几十里,到了金寨八仙台,离‘蜜蜂岩上找哥哥’的风流之地不远了!”

“什么时候了,我们快牺牲了!你还开什么吊玩笑!”肖教授和余书记是高中同学,亲如兄弟,故出不雅之词!此时,已是下午三点!随后,余书记马上指示离我们最近的双尖林点职工就近驰援!谁知小柳非常机灵,由李祖忠指点,抄最近、最危险的山路,直奔老坟处!

花开两朵,各表一枝!我妻子闻讯后,反应较快,找到我家邻居彭以池,李祖忠和彭以池是儿女亲家,彭马上打电话给李家志。“互联网”提供了肖教授的手机号,李家志打电话给肖教授说:“我是安徽的,来接你们……”我问肖,肖教授说是和救援无关的线人打来的,为节省电,懒得和他说!肖又对我说错了话:“六安的……”,我估计可能是六安石油公司的!没有多想,关键时刻,都不冷静,总是吵嘴,如果这一次不出现口误,我就知道是附近安徽金寨老龙沟的李家志来接我们了,又失去了一次好机会!

     下午3:20分,我听见东方传来了一男子的喊山声,我赶紧呼应,谁知肖教授又说我耳朵听错了!事后证明,在密林中,李家志离我们只有半里路,但是,特别难走!而恰在此时,黄花岭林点小柳抢先一步赶在李家志之前一点点找到我们了!李家志知道后,回去了,并想我妻子报了平安!

我们四人欢呼,一齐拥抱!

终于脱险了!小柳真是大胆而又细心,还带了一瓶牛奶和一些糖果,饿得一步不能走的周老师吃后,脸马上由苍白变微红。又步行几里险路,才到摩托车处。我和老肖先步行,小柳用摩托车带周老师到双尖林点,徐科长听小柳说找到了我们后,又亲自驱车从鲍铺绕道四十华里赶到双尖林点,让林场工人用摩托车把我和老肖从八仙台接到双尖!这中间有十几里小道!

到双尖,已下午4:30,林点做饭我们吃。谁知前头吃,后头饿!------体能消耗太大!!!

经验丰富的徐科长,带了大量的食物和水,肖教授和我们·很感动!为感谢他们,立马驱车把他们请到长园宾馆,教授买单宴请诸多好心人!

    徐科长一席话让我们感动得差点落泪:

“别说你们三个人是精英人物,就算是是外地普通百姓、穷鬼、游客,哪怕是个傻子、坏人,一旦在我们旅游区迷路,我们都要本着人道主义精神,全力以赴,不惜一切代价搜救!……”

是啊,有这种精神和理念,有黄柏山国家级森林公园干部职工,黄柏山国家级森林公园的明天会越来越美好。

有这样的好干群,迷路又有何惧?!

游记的最后,笔者代肖教授、周老师和以前因迷路等受过黄柏山国家级森林公园干部职工救助的所有人士真诚的道一声:“谢谢你们。